永久网址: 8389977.com

我的性歷程

更新时间:2018-12-07


我畢業於美術學院,在一家設計公司工作,可能是工作的緣故,我對一些男女之間的故事變得麻木了,原來以為我可以就此超脫於物外,可直到發現自己深深的陷於其中,才知道自己根本就沒有能力超脫於性外。

她是我公司的一名同事,原本和她也沒有太多的瓜葛,平常大家只是中午休息的時候湊在一起打打牌,開開玩笑的,她其實比我大,牌癮特別大,因為我來公司比較晚,所以就一直尊稱她為芬姐,她的身材比較好,上下比較勻稱,兩個乳房長得非常飽滿,而且特別挺拔,使你不由得不看,尤其是在打牌輸分的時候,因為爭吵而漲紅的臉蛋顯得分外有姿色,她好像特別在意輸掉的分數,我們其實只是隨便玩玩的,可感覺她是那麼的認真,每次都會和人爭論一番,特別有意思。

可能是經常一起玩牌的緣故,雖然我們不是一個部門,但卻能經常收到她發給我的短信,都是一些比較好玩的,我也給她回,直到有一次,我實在沒有什麼好玩的短信回復她了,就給她回了一個黃段子,因為第一次發給她這樣的短信,心裡還是很忐忑不安的,既怕她生氣,又希望她能夠接受我這種內容的短信,可能是一種意淫或者是挑逗的心理在作怪吧……在這種不安的情緒中等了一個下午,她也沒有回復我,這讓我很失落,開始擔心從此以後會給她留下個不好的印象,直到第二天中午我們一起玩牌,看到她還和往常一樣與我說說笑笑的,一顆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……那個階段我因為忙結婚的事情,和公司打了招呼的,所以每天都是匆匆來又匆匆去的,很少和她們一起玩牌了,見面的機會也少了很多,她的短信也回的不那麼及時了,聯繫的也開始少了。

一個週末的上午,我去公司拷文件,正好碰到她從公司出來:「芬姐,今天值班嗎?」我笑著和她打了聲招呼,「不是,今天正好有空,陪你大哥和孩子洗海澡呢,怎麼最近老看不見你啊?」她笑著問到。

我們公司離海水浴場很近,步行也就五分鐘的路程,所以公司就成了我們的沖洗更衣間。「忙著結婚吶」,正說著話,她老公和孩子也從屋裡換好衣服走了出來,她老公長的魁梧高大,「這是我們公司的同事,這是我老公」芬姐給我們介紹到,我微笑著和他點了點頭:「祝你們玩得高興噢」。

她的孩子正在長身體的時候,一雙美麗的大眼睛讓人很容易聯想到年輕時的芬姐,「真是羨慕你們啊,一家盡享天倫之樂的,呵呵」我笑著說到。

你也一樣啊?

很快也和我們一樣了」,芬姐開著玩笑,臉上卻飄過一絲不易覺察的凝思……「那我結婚,你們可一定要去捧場哦」「一定一定」,我顧不上和她們繼續聊天,急忙去拷我的文件,準備我日益臨近的婚禮了……我的婚禮如期舉行,和相戀多年的女友牽手走上紅地毯是她也是我們雙方老人的心願,在碧波蕩漾的海邊,所有的人都見證了我們的婚禮,帶著新婚的喜悅,我和妻去了海南度蜜月去了,因為日程安排的緊張,我們每天都隨著旅遊車象走馬燈似的在各個景點穿梭,實在感受不到什麼快樂,只是每天伴隨著如潮的人流向前向前……那是在天涯海角的一個旅館,妻洗澡了,我閒極無聊翻看自己的手機短信,突然發現一條她的短信:你知道嗎?那天參加你的婚禮,我居然流淚了……流淚了?

有嗎?我努力回憶婚禮當天的情景,實在想不出她當時的樣子和位置,為什麼要流淚呢?

我趕緊給她回了個短信問到。「也沒什麼,只是當時被你們浪漫的婚禮感染了,想起了我的婚禮」婚禮不都一樣嗎?大同小異的程序,變換的只是婚禮上的配角和內容而已啊,本來還想再問問她究竟什麼緣故,可是妻從衛生間出來了,讓我趕緊去洗澡。

我把手機短信刪除乾淨,關掉以後就進去洗澡了,我擔心在洗澡的時候她再發過短信來讓妻看到起疑心……帶著疑問,我們結束了短暫的蜜月,一切又像往常一樣,進入了循規蹈矩的生活,妻每隔3天上一個夜班,我除了正常上班以外,還把當天做不完的設計帶回家來做,不知道什麼原因,我回公司上班以後,很少能夠碰到她,給她發短信也不回,我以為什麼地方惹著了她,和我疏遠起來了。

時間過的很快,我沉浸在自己的工作中慢慢的把這件事淡忘了,那天突然收到她的短信,說最近陪孩子出去考試了,沒有顧的上給我回短信,現在總算是告一段落了,我問她,考試結束了嗎?她說還沒有完全結束,因為最後這門課拖的比較晚,她就先回來了,老公在外面陪孩子考試,不知道什麼原因,我突然有種想見她的念頭,並且覺得好像現在就是個很好的機會一樣,我不知道她有沒有和我一樣的想法,於是就試探著問到:芬姐原來一直在周遊列國啊,很辛苦吧,該好好的犒勞一下自己了。

她說:是啊,在外面也吃不好,睡不好的,回家給自己好好補補。

「那姐姐做的什麼好吃的,是不是也順便犒勞犒勞我啊」我笑著說道,「沒有問題,我做肉還是很拿手的,要不要過來吃啊?」「不方便吧,萬一大哥回來怎麼解釋啊」「他回不來,再者說,不就是吃一頓飯嘛,讓你老婆一起過來吃好了」聽著她一副認真的樣子,我還真是有點動心過去,畢竟是第一次和她單獨在一起,也不瞭解到底會有什麼情況發生,為了慎重起見,我決定還是先不過去。我給她回了條短信:今天她上夜班了,等改天吧,姐姐有沒有QQ號啊,晚上我一個人在家很無聊的,如果你不困我們可以聊聊天啊。我故意把我現在的情況告訴她,看看她有沒有進一步的反應,即便是她不過來,如果肯把QQ號給我,也是一種不小的進展啊。過了不長的時間,她就把自己的QQ用短信發了過來,我連忙把她加到了QQ上,卻沒有看到她上線。

日子穿梭,我們依然用短信聯繫著,偶爾中午一起打打牌,因為結婚積壓下來的稿子需要加班的幹,幾乎每天都要忙到下半夜,很是辛苦。那天我又像往常一樣坐在了電腦前,開始了我的工作,午夜依舊是漫長的,妻熬不了夜,早早的睡下了,我屬夜貓子的,在書房裡做著稿子,突然,我的QQ有一個頭像在閃……點起來一看,原來是她的。

「怎麼還不睡覺啊」

「我在做稿子,你不是也沒休息嗎」

「在家沒事做,就掛在上面聊天」

「呵呵,姐姐的朋友很多啊,這麼晚了還有人陪你聊天,大哥不生氣啊」

「他啊,經常出差,在家的時候也不讓我上網的,還經常責怪我對他隱藏秘密」

「呵呵,這說明他很在乎你啊,哎,對了,姐姐說我結婚的時候流淚了,是因為什麼啊」

「我也說不上來,可能是觸景生情吧,看著你們結婚的浪漫場面,想想我當時……」

「當時不也差不多嗎?婚禮唄」

「我結婚的時候,天下著雨,並且,我婆婆也找我麻煩」

「不會吧,兒子結婚婆婆應該高興才是啊」

「她好像不是很喜歡我,總覺得我搶了她兒子似的」

「那他不會給你撐腰嗎,畢竟你是他妻子啊」

「切,他對他媽言聽計從的,從來不管我的感受」

「現在能好一些了吧,看你們恩恩愛愛的那天」

「他啊,外面有人了」

上一篇:讓朋友搞了女友

下一篇:KTV門口的變態淫賤女

至顶 至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