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久网址: 8389977.com

这样的女友不知道该不该要

更新时间:2018-12-07


凌辱女友!八、未來媳婦

和女友談談情、說說愛當然是很浪漫的事,但戀愛談久了,就開始要面對現實,所謂「醜婦終須見家翁」,何況我女友不是醜婦,說起來還相當漂亮,我和牽手已算久了,適當的時候是要把她帶回家,讓家人品頭評足一番,最重要的是要「確認身份」。去年中秋節,媽媽說要來個人月團圓,叫我帶女友來家裡一起吃飯。

別以為女友漂亮就會得到父母歡喜,通常父母都寧願要個賢良淑德的媳婦,所以我特別叫女友要穿戴整齊,要像賢妻良母類型,當女友出現在我眼前時,我知道她也很重視今晚這「胡家未來媳婦面試」。

她穿著襯衫長裙,襯衫是蛋黃色小格子帶橙點,長裙是淺草綠色,薄薄的兩層,長頭髮用絲帶紮成馬尾,既青春又活潑,但又不失大體,我看今晚單憑這裝束爸爸媽媽也會給她80分!

家裡還來個仲叔一起吃晚飯,仲叔是我三叔公的兒子,只能用個「圓」字來形容他:臉圓圓的,眼睛大大圓圓的,眼鏡不大不小但也是圓圓的,頭髮剩下不多,所以前額又光又圓,身體胖胖圓圓的,肚子不用說也是圓圓的,倒也是相當均稱,不會胖得太難看。一個中秋大節,他妻小都回鄉過節,他有事要做,所以留下來,我們當然叫他來一起吃頓團圓飯。

我女友見到仲叔,驚愕了一下,悄悄跟我說:「我好像以前在哪裡見過你叔叔。」

我看到仲叔也好像認識我女友,一邊打招呼,一邊盯著她看,又搔搔他那沒多少頭髮的頭,但似乎想不起來。

整個團圓飯都進行得很順利,女友的打扮再加以斯文得體的談吐,仲叔讚不絕口,我爸爸媽媽當然心裡也樂滋滋的,我想她今晚起碼有90分的高分。

我女友好像還想要拿取100分,所以吃完了飯就幫我媽媽收拾碗筷,說:「姨姨,這些留給我收拾好了。」

媽媽看到這未來兒媳婦這麼乖巧聽話,很快活地說:「還叫什麼姨姨,跟阿非一樣叫我媽媽嘛。」說得我女友臉上都泛起紅霞。

女友開始洗起碗來,我們的廚房是半開放式,和廳連成一體,只有女友一人在洗碗好像很不好意思,所以我也陪她一起洗。女友在洗碗時,身體動著動著,圓圓的屁股自然有點搖晃,仲叔直盯住我女友的屁股。

我和仲叔還算熟,他現在自己開婚紗公司,是替人家拍婚禮、製作婚紗相起家的。可能是經常替人家拍照的關係,所以盯著女生的身體一點也不臉紅,他還打趣對我媽媽說:「這種媳婦不錯,我去過很多婚禮,見過不少新娘,沒一個像你這媳婦那樣,屁股夠圓,雖然不算太大,但曲線夠美,准幫你生一打乖孫子,哈哈!」

我女友也聽到了,悄悄對我說:「你叔叔真色,哪裡這樣看人家的屁股?」我開玩笑說:「好股(票)當然多人捧(場)!」女友嬌嗔地咬咬牙,準備用水潑我,我說:「你別亂來,不然今晚就過不了關!」果然給我唬倒,她只好低聲說:「你厲害,今晚就便宜你,遲些找你算總帳。」

洗碗盤不大,有部份碗碟先浸在不銹鋼湯盤裡,女友先洗第一遍,我再清洗一次,我們貪玩起來,就鬥快洗,因為我洗第二次比較快,女友為了要比要我,慌忙從不銹鋼湯盤取碗,就這樣洗到幾隻碗之後,當女友再取一隻碗時,回身要洗的時候,她的襯衫衣袖給湯盤的手把勾住,把那湯盤打翻了,幸好她立即扶住那湯盤,湯盤沒掉下來,裡面的碗也沒破,但裡面的水卻倒下去,嘩啦一聲,把她從腰以下身體全弄濕了,而且是濕淋淋的。

我和女友都有點慌,幹她娘的,本來做得好好的,女友整晚將近100分的表現突然變成不及格?!女友看到地上有幾塊地布,就立即蹲下去拿著地布抹地上的水,想要將功抵過,撈回一點點分數吧。

我看到在廳裡的仲叔和爸爸都有點目瞪口呆地看著,我才看到自己的女友下身給水浸濕後,薄裙貼在大腿上,變成幾乎完全透明,小內褲完全顯現出來,她在抹地時還不斷搖著兩個屁股,實在,實在……該怎麼說呢,實在太可愛了吧!我不期然地脹起雞巴來。

媽媽拿來拖把和她一起抹地,女友毫不察覺自己曝光,只連聲向我媽媽說對不起。媽媽顯然也有點緊張,沒注意她的身體,而叫她去浴室裡拿一塊乾的布,再來抹一次,於是差不多半裸的女友又跪下身去,挺起圓圓幾乎全現出來的屁股再抹地一次,她的圓屁股就在我爸爸和仲叔面前又是晃來晃去,害得我流出鼻涕來,我沒阻止她,還蹲下去幫她,她就越起勁地抹地,屁股就晃得更厲害。

還幸好我那好心的妹妹走過來對我女友說:「嫂嫂(不知道她什麼時候這麼叫),你還是先跟我去換件裙子吧,讓我哥哥收拾吧。」女友這時才發現自己狼狽的樣子,臉全紅了,我妹妹把她拉進房裡面拿衣服給她換。

女友走光的過程不長,差不多有5分鐘吧,但我發現自己的褲子裡已挺起一大塊,幹他媽的!我那種凌辱女友的心態沒變過。

女友換衣服出來時,我們眼前都一亮,大V字領口的T恤加上很短的短裙,她見我滿臉疑惑,悄悄告訴我說:「你妹妹身裁較嬌小,其他衣服都不合身,沒辦法。」

我看著她露出來一大截白嫩嫩的玉腿,說:「還不錯,你穿起來很好看。」她聽到我這樣說才釋懷,不久又融入我們這溫暖的大家庭裡。

吃完晚飯,我們上天台賞月,帶著月餅、蓬布、蠟蠋等等在天台擺陣,然後坐在蓬布上吃月餅觀月,那天月色真明麗,沒有多少雲彩,爸爸、媽媽和叔叔就講起以前在鄉間的種種往事,我和女友和妹妹沒事做,就開始玩起蠟蠋,把融掉的蠟蠋搓圓弄扁,再放上一個芯點亮起來,倒相當有趣。

女友在燭光下顯得更美麗動人,她玩著蠟蠋,漸漸忘記自己穿著短裙,加上坐在地上腿容易酸,不時轉變坐姿,曲起腿時,小短裙翻起來,那不合身的小內褲全露出來,蠟蠋那種金黃的光把她大腿映得格外動人。

仲叔剛好坐在她對面,一邊和爸爸談天,一邊卻毫不客氣看個不停,我是側面看,已經能看到她的內褲,可以想像仲叔那正面的風光,一定春色無邊。我心裡有些興奮,當是看不到,還不時用手輕輕拍拍女友的玉腿,悄悄把她的短裙弄得更高。幹她娘的,她還完全不知道,寬著大腿任由男人看呢!

不過好景不常,過一會兒,她也覺得自己坐姿不好,把雙腿互疊曲縮起來,雖然仍露出一大截大腿外側,但已經不能看到內褲了。

蠟蠋點燃久了,很多都融在月餅盒裡,我女友要低下身子去把蠟蠋挑起來,嘿,春光又乍洩,我女友胸前白滑滑兩個半球抖露出來,原來那大V領的T恤雖然較為緊身,但女友在俯身或曲身時,都會不知不覺地抖露出來,對面的仲叔又是死死盯著她的胸口,看來一定吃盡冰淇淋。

大概女生對自己的身體還是有點敏感,我女友突然看看自己胸口,然後抬起頭來,剛好和仲叔的目光相遇,兩人都尷尬數秒,仲叔匆匆看向其他方向。女友低聲對我說:「我記得你叔叔,唔,以後才告訴你!」

中秋節就這樣渡過了,這是家人和女友正式第一次見面(非正式已經見過幾次),雖然女友倒翻了洗碗水,但總分應該是不錯,我只知道媽媽之後對我說:「你們年紀不小,鄉里那些同齡的都已經生孩子了!」真是想不到媽媽來城市這麼久,還像鄉村那種思想,我和女友還沒讀完大學呢,急什麼呢?

那晚之後,我倒是惦念著仲叔,總覺得他色色的,但我女友以前又認識他,想起來真是有點……興奮。我那種凌辱女友的心理又來了,自己老是想著女友和仲叔的各種可能性。於是到第二天我在女友家裡見到她時,就急不可待問她說:「你那晚就記得仲叔,你以前認識他嗎?」

她說:「嗯,我在大學的時候給他騙了!」

上一篇:别人的女友

下一篇:遊戲廳的騷女孩

至顶 至底